福建之窗
首 页 | 福建新闻 | 金融理财 | 物联天下 | 无线城市 | 八闽之子 | 旅游在线 | 地图福建 | 福建论坛 | 315直通车
寿山石 | 房产资讯 | 健康在线 | 情感天地 | 世纪杂谈 | 福建问问 | 福建天气 | 精彩图库 | 房产论坛 | 广告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三明新闻 >
春节里的“剩男剩女” 一场场相亲悄然进行
发表时间:2017-02-10      来源:三明日报
分享到:

  春节,团圆的日子,也是一些家庭为“剩男剩女”操心的时节,一场场相亲正在悄然进行……

  随缘:静待花开

  1月28日,丁酉鸡年正月初一,早饭之后,高孝成第三次被父亲催促了,虽然他心里有点“情绪”,但还是忍住了。年前,在高孝成还没有回家过年之时,他父亲早已打听了邻村一户姑娘家,当天趁两位年轻人都在老家,安排见面。

  高孝成家住大田县建设镇,父亲在镇上开一家建材商行,家业殷实。小高大学毕业后,在泉州一家企业担任中层职务。“昨天30岁,今天31岁了。”高孝成笑道:“我在公司比较忙,加班是时常的事,年轻时以为‘谈婚论嫁’还早,谁知日子过得好快啊,我一不小心被‘剩下’了……”

  高孝成气质斯文、儒雅,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说话语气平和,但语言严谨。他在公司技术部门,社交圈窄。公司、食堂、宿舍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三个主要支点。“之前,我谈过两位女朋友,后来因为性格和经济等原因,最终还是分手了。”高孝成说:“后面的一位女朋友都谈到准备在泉州买婚房了,也正是因为买房的事,双方为一个细节大闹了一场,性格不合,分手成了必然的事。”

  让高孝成“剩下”还有一个原因,父母亲想让他在老家找位姑娘,这样,一家人生活不要“磨合期”。在农村,这种想法是普遍现象。

  这回相亲的对象是在当地学校当老师,28岁。介绍人是高孝成的堂婶,而女方是堂嫂的堂侄女。堂嫂说:“其实,我堂哥的孩子长得不错,又有固定的工作,追她的人也有一些,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找不到婆家。”

  通过电话,记者采访了女方。“相信缘分!”这是她给出的答案。

  匆忙见面之后,大家急着问高孝成感觉如何。高孝成说:“还行吧,见面时间不到一个小时,双方了解不多,留了电话,也加了微信,先处处再看吧。”

  压力:障碍情感

  “剩男剩女”通常是指到了适婚年龄还没有步入婚姻殿堂的年轻人。据了解,中国妇联对此划定“剩男剩女”的标准是,男30岁、女27岁。通常,多数人认为“剩男剩女”以大都市为多,在县城甚至农村可能较为少见。殊不知,“剩男剩女”在二三线城市或经济不发达地区也越来越多。

  郭小艳,女,本科学历,29岁,机关职员,自嘲“剩斗士”。“我身边大龄未婚的男女青年挺多的,我们这代人成为‘剩男剩女’其实也和社会发展有关系。”郭小艳说:“我们出生80后,受到计划生育的影响,男女出生比例失衡,男生比女生多得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大龄男青年自然就‘剩下’了,这几年却因为就业观发生变化,我们这些女生也被‘剩下’了……”

  郭小艳谈到的就业观变化,指的是近年来大田籍学生大学毕业后,男女生不同的就业地选择问题。许多男生选择在大学所在地或经济发达地区就业,而不少女生因为受到家人的影响,回到父母身边,选择回家乡就业。近三年来,大田县教育系统招聘了近300名新教师,八成是女生。而考上公务员的也多数是女生,卫生系统招聘的护士全部是女生。

  “我表姐长我10岁,当年她还是统招统配的中师生,毕业后在乡村小学当老师,追她的人从村头排到村尾。”郭小艳说:“现在呢?男生都留大都市,与我一起就得‘异地恋’,这不靠谱。”

  “门当户对”,这是郭小艳最基本的择偶观。她说,“门当户对”就得“学历对、职业对、经济对、性格对”,甚至是家庭双方背景也要“对”。“我不想委屈自己,又不接受‘姐弟恋’,只能慢慢等那人来到我身边吧。”

  这个春节,家人也为郭小艳准备了几场“相亲”,她不反对也不主动。男女双方见面了,她热情地沏茶、谈天,偶尔会一起吃餐饭,甚至会接受一起看场电影。“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相了几场亲,感想五味杂陈。”

  从腊月二十七到正月初四,郭小艳一连见了五六个男生。“一个三观不合,不成;一个得‘异地恋’,不成;一个家庭经济不好,不成……”

  陈丽丽,28岁,中学教师,未婚。她坦言:“我自身的条件并不差,本科学历,现在职读研究生,工作也比较轻松,找对象不能只空谈感情,婚后生活要物质保障的,所以经济基础是非常重要的。”陈丽丽说,当下许多大龄青年被“剩下”,不是条件不好,而是太现实,太会挑,颜值、工作、房子、车子……这些都得考虑,“一个不能少”。

  “婚还是要结吧,最少要找个‘同类项’人。”陈丽丽叹息道:“现在社会压力太大,工作、经济等等,以及父母的逼相亲、逼婚、逼嫁让人‘挥之不去、躲之不及’。”

  为了寻求“脱光”,陈丽丽时常被人安排参加各类聚会。而她自己则更喜欢上网、上微信“血拼”一通,以缓解心中的压力。

  主动:爱情法宝

  长期从事心理学研究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李新华说,大龄未婚群体人数增多,是一种社会现象,现在人们更加关注主观感受和婚姻生活的质量,在婚恋活动中拥有越来越多的自主权与话语权。

  37岁的“剩男”卢作辉是位工程师,常年在城乡之间的工地走动,他在县城有套120多平方米的房子,还有一辆20多万元的车子。“各方面挺好的,房子里就缺女主人”。

  谈到婚恋观,卢作辉说:“不愿意将那相对隐私的情感,拿出来与人分享,也不愿意听到‘剩男’这个词。”事实上,这样的大龄单身汉绝不是被挑剩下来的,他们主动挑选过别人,但不愿意轻易走进婚姻。

  “怕结婚。”这是某电信企业员工林小青的“心声”。她以前有过两段感情,但都是因为双方父母因素最终闹掰。“我今年都28岁了,我也想‘脱单’啊!”林小青说:“我渴望有份真感情,有爱才有家,哪怕经济基础差点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现在太难获得和享受‘纯粹’的情感生活了。”

  李新华说,当下,经济元素越来越多地嵌入到情感生活之中。婚恋商品化和市场化,使得婚姻进入的成本大为提高。还有一部分人有过几段恋爱阴影之后,对情感特别敏感,生怕婚后情感变故,不敢不愿谈婚论嫁。

  如何寻求“脱光”?李新华说,积极主动参加社会实践活动,这是收获爱情的“法宝”。比如参加各类聚会、体育活动、户外活动等等,保持身心健康,主动与人交往接触,服从内心的召唤,当然适当的时候也可以参加一些相亲活动,相亲是走向婚姻的捷径。

  三明市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任兰铃爱是国家二级婚姻家庭咨询师,从事婚姻家庭服务。她为“剩男剩女”脱单支招:适当修饰自己,扩大社交圈,提升自身能力,寻求婚恋平台支持,参加婚恋指导培训,不要过于追求完美……

  兰铃爱说,扩大社交圈不能只限于网络,只在微信上刷朋友圈。网络、手机等高科技沟通方式阻断了真实的面对面交往,冰冷的屏幕代替了人们温暖的笑脸,表情符号代替了人们丰富的情感,这样导致人们交往能力的减弱和退化。

  “不论是笃信完美主义的理想爱情观,还是金钱至上的现实情感观,‘剩男剩女’的背后,有着不同的身世背景、生活经历、性格偏好、情感诉求。”兰铃爱说:“不能简单地将‘剩男剩女’看成一个整体,从而忽视个性化、差异化的婚恋观。”

  是的,包容婚姻观念的多元化,是一个正常社会该有的肚量。(文中男女青年皆为化名)

  采访后记莫让“天价彩礼”成“拦路虎”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农村的结婚彩礼高得令人咋舌,有的高达三十多万元,这还不包括买手饰等费用。“天价彩礼”让本就不富裕的农村家庭“雪上加霜”,因婚致贫、因婚返贫的现状与全面小康社会背道而驰。“天价彩礼”造成农村出现大量大龄“剩男”。破除“天价彩礼”,需要大家切实转变落后观念和认识,不攀比、不跟风、不虚荣。扭转重男轻女的思潮,扭转社会风气,移风易俗,下大力补上乡风文明的短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福建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图片精华
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