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之窗
首 页 | 福建新闻 | 金融理财 | 物联天下 | 无线城市 | 八闽之子 | 旅游在线 | 地图福建 | 福建论坛 | 315直通车
寿山石 | 房产资讯 | 健康在线 | 情感天地 | 世纪杂谈 | 福建问问 | 福建天气 | 精彩图库 | 房产论坛 | 广告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三明新闻 >
雕刻艺术大师吴庆荣:穿越山海 木雕传奇
发表时间:2017-12-01      来源:三明日报
分享到:

  ——记“大胡子”、福建省雕刻艺术大师吴庆荣

  《后羿射日》吴庆荣/作

  吴庆荣在现场雕刻。

  ●[莆田]郑国贤

  临近退休,一个月前同学聚会,有热心人探知,老同学吴庆荣从长期定居的闽西北山区三明市回到故乡做一个寺庙的佛像,十多位同学相约从城里去看他。

  见到吴庆荣。他夫妇和大学毕业的小儿子在田边中学荒废的教室里做佛像。田边中学实为海边中学,周边已无哪怕一丈见方的田园,不远处便是海湾,操场长满没膝的荒草,一角盖起一座小寺庙。吴庆荣的佛像就是为它而作的。

  喝酒时我被拉到吴庆荣身边坐。回忆总是令人亢奋也少不了伤感……我从中感受到阵阵颤动和岁月磨难,遂另约时间采访他。

  话题从1975年那个没有色彩的毕业季开始。同学们无精打采地踏上回归家门的路,而吴庆荣独具色彩走向另一条路——他是学校唯一的美术教师林金秀的得意门徒。吴庆荣家在鹅头村,远离人民公社所在地埭头,因而与我一样,也是高中进校的。那时初中高中都不安排美术课。林金秀闲得无聊,整天在宿舍画素描。宿舍就在教室边上,吴庆荣下课就在门口探头探脑,上课铃声响了还不走,终被林老师拉进去成了入室弟子。他由此步入了艺术孤寂的漫漫旅途。

  高中毕业,吴庆荣就凭着一支碳晶笔为乡人画肖像画,画的都是老人(那时乡下照相机极少)。家乡鹅头地居海岬孤村,自然没有多少人可画,他走出家门,去了后郑、石城、平海的东湖、西柯、江堤,还去了两个海岛筶杯和黄瓜,除了画肖像,还在眠床、船上画油画。肖像画以张计价,每张1.5元;其他则以日计价,也是1.5元。这是当时乡村木匠、泥瓦匠等匠人的统一工价。这样的日子吴庆荣过了半年,这样的履历可能为都市的艺术家所不屑和蔑视,但他们忘了我们国家的全称。除了艺术、别的一切,若不以人民为对象,则皆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除了美术,吴庆荣数学物理化学成绩其实很好。临近“文革”末期,乡村教师被大量抽调参加运动,师资奇缺。他被附近汀港附中校长林文远叫去代课,在一个59位学生的班级教数理化,因而,每天改作业都得至午夜方休……

  1977年11月全国恢复高考令成千成万的青年欢欣鼓舞,却给吴庆荣人生第一次沉重的打击:他高考成绩上线,被通知进城到部队医院体检,但公社革委会政审不予通过。理由是他父亲1949年之前参加地下革命,与闽中地下党冤案有牵联,“文革”期间被批斗,以至吴庆荣也受到影响。

  吴庆荣备感失望,彻底放弃了次年夏天的高考。其实,1978年“政审”放松了,当地“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办”不少成员都改名考进了大学,而他却不再参加。他其实是“历史转折”的积极拥护者。粉碎“四人帮”大游行,他动手画了大幅漫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参加土头中学游行,还为游行队伍印制红字横幅。

  不久,他离开代课教师的岗位,去后海围垦工地做船工运石头。一年后,他重新拾起擅长的手艺——雕刻与绘画。他沿着刚刚合龙的后海堤坝,到对面的北高埕头、冲沁雕刻佛像,为刚刚恢复的元宵节游灯画大灯,三十多年过去,这些大灯还在用呢!以埕头为中心的打金客走南闯北已成规模。远行的农民需要心灵的寄托,家门口都要盖座小土地庙。吴庆荣发现商机,挑着自己制作的小土地公泥像,走村串户以每尊8元卖给农家。在邻村汀港村福岭仔宫雕刻业务的竞争中,他击败来自平原“雕刻之乡”惠洋的三个老师傅,获得了雕刻“三国演义”屏风的订单,信心大增。

  吴庆荣走出家乡完全是偶然。1979年底,他想买台照相机,莆田买不到,在三明做施工员的朋友介绍他去三明。经朋友的哥哥介绍,他从福州退休过来的老师傅那里学会了全套照相洗印技术。为答谢老师傅和介绍

  人,他就地雕刻两座木头狮子送给他们。没有场地,他就在市场中做起来,周围很快围起一大圈观众。看他技艺如此精湛,众人议论纷纷:有这手艺,完全可以在这里干起来啊!其中一位称为“朱老三”的印染厂工人,是上海知青,见多识广神通广大。他主动提出要介绍吴庆荣去雕刻厂工作。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天,他用自行车载吴庆荣去。雕刻厂离市区六公里,路上走了一个小时,在陈大镇渔溪村,是当地人与台湾人合作的雕刻厂,给他的月工资是31.5元。

  他虽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但骨子里骚动的因子决定他在关键时刻冲出别人为他设定的轨道。在村办雕刻厂仅领了一个月工资,他就经人介绍重新走向社会,在三明周边独自承揽制作雕像业务。由三明逐渐发展到沙县、大田、泰宁、永安和福州。雕的多是佛像和古代文官、武将、仕女,也雕刻毛泽东等当代伟人,还能按要求,凭相片雕刻真实人物。开始时,工钱每寸3元,慢慢涨到5元,几年后便是以百、千、万计价了。

  业务扩大后,吴庆荣先带着弟弟做,后来就增加了内弟,常年跟他的徒弟有五六个。

  吴庆荣的妻子曾凤仔,邻村土头人。他们1983年腊月结婚,他27岁,曾凤仔25岁。那时莆田沿海女孩十五六岁结婚是常态,25岁结婚是另类。更奇的是,她从未进过一天校门。她15岁起去邵武采茶,清明节前去,中秋节时回,每年收入60元补贴家用。十年采茶,她认准了一个理:绝不嫁给守在家门口的男人,哪怕嫁给出外做苦工的。就是这条“基本原则”,使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兄弟五人、全村最穷,却已凭自己本事在异乡三明城关扎根的雕刻艺人吴庆荣。

  命运向来不会给艺术家一帆风顺的眷顾,更多的是无情的痛击和考验。1994年,吴庆荣正筹措用少年时雕刻的妈祖银像,翻膜复制批量生产运回故乡湄洲岛祖庙去卖。那里,来自台湾和各地的妈祖信众络绎不绝……然而,不幸发生了,他的小弟开着刚过户的二手货车被撞死……噩耗传来,他整个人都懵了。与车祸同时降临的,是业务的萧条。即使来了订单,以他的精神状态也做不了。他任凭头发疯长,胡子疯长,并且长的都是灰白色的,也无心去理——这就是他后来一直留着胡子,且以胡子命名工作室的缘由。好在福建人不是东北人山东人,“胡子”不是强盗土匪的别称。

  他做不了事。为维持大家庭的生活,曾凤仔和弟媳每天早晨5点出门去市场卖卤鸭,晚上10点才回来,吴庆荣则当两家孩子们的保姆。华盖当头,孩子们感冒不断,从二月至八月,每个时段都有二三个孩子住院。临近中秋节,又有两个孩子感冒,大过节的没去医院,硬挨到夜里,孩子烧退了。第二天又去上学了。电话也捎来了好消息:长乐营前林氏大祠堂的“老依伯”来电力邀吴庆荣去长乐洽谈业务。

  他去了长乐。当地有四个祠堂是别人做的活,吴庆荣接手第五个祠堂的活,就带有挑战的意味。他量了尺寸,画了草图,回到三明以最快的速度刻出这幅《尧舜耕田》浮雕。托班车寄去,第二天下午,“老依伯”就来电话:56片雕刻全部给吴庆荣做,总工价1.6万元。比三明地区工价高一倍多。

  从此,夫妻俩回到木雕本行。三明城关、洋溪,沙县、大田、明溪、尤溪、南平、连城的业务也陆续回来了。吴庆荣为人诚实,虽然山区工价偏低,他从不敷衍应付。

  生活和艺术没有亏待吴庆荣。1996年他的长子从民办的崇宁小学考入三明一中,课任教师连夜来家报喜:他可是该校第一个考进一中的学生啊!

  不过,吴庆荣也有困惑:近十年来,他参加十次较高层次的现场木雕竞赛,围观者赞不绝口,当地媒体以他的作品为主作报道,可每次他得的都是铜奖。他把手机中的一幅《后羿射日》给我看,恍惚一道闪电迎面扑来,我轻叫“啊!”少顷回过神来,我为其中胸部肌肉线条之灵动,后羿形体动作之威猛所感动。他告诉我:这是2013年参加浙江嘉兴举行的中国民族民间木雕技能擂台赛现场创作的。当时在场者反应热烈,有人说:“金奖肯定没问题!”结果依然是铜奖。让吴庆荣欣慰的是:它被留在嘉兴,在“大师陈列室”永久展出……

  吴庆荣有系列头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福建省雕刻艺术大师、三明市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三明是座年轻城市,具有宽广的包容性,他获得了政府和部门的支持和爱护,尤以2016年为他颁发了“大胡子技能大师工作室”牌匾最有份量。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福建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图片精华
健康生活